您所在的位置:红商网·新零售阵线 >> 好公司频道 >> 正文
负债超100亿终被退市 汇源果汁再难“翻身”?

三一重工  “有汇源才叫过年呢。”这句耳熟能详的广告词,形容的是曾经的“国民果汁”汇源。

  讽刺的是,2020年的春节过后,汇源却要从港股“下架”了。

  2月14日,汇源果汁(港股01886)发布配资开户称,公司接获联交所发出的函件,指出由于公司证券于联交所的买卖已自2018年4月3日起暂停;及公司无法于2020年1月31日前履行复牌条件及于联交所恢复证券买卖,决定取消公司的上市地位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就在该配资开户发布前2天,汇源果汁创始人朱新礼及其女儿宣布退出董事会。

  一直在缺钱的汇源

三一重工  一笔42.75亿元的违规贷款,让汇源从2018年4月3日停牌至今:

  在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,汇源果汁向北京汇源饮料违规提供42.75亿(年利率10%)短期贷款,以便北京汇源饮料应付临时营运资金需要及还债。

  如果说汇源果汁钱包够鼓,给子公司借钱还情有可原,但事实情况是,从2011年开始,汇源果汁扣非归母净利润连续6年为负,截止到2017年底,公司负债总额达114.02亿元。

  汇源在2007年-2017年间融资较多,是因为汇源对厂房设备、土地等生产资料的投资也相应的增多,而这些年汇源花在厂房设备上的钱总额达到了60亿元左右。

  但是汇源的销量却始终停留在几十亿元,不上不下。

三一重工  朱新礼已经不是只想卖果汁的朱新礼了。

  近年,他大力规划的农业项目,基本无暇顾及汇源果汁的发展,果汁业务也一直交由职业经理人打理。

  而他醉心的大农业板块业务,计划投资数额多则数十亿元,少则几千万元,但其中多数项目进展缓慢、定位不清,有的更是直接搁浅。

  2019年,多个汇源农业项目出现问题集中爆发,朱新礼和汇源近十年的投资残局随即被摆上桌面。

  朱圣琴的主要精力则在葡萄酒酒庄业务上。汇源在海外收购了多个酒庄,最大的酒庄产量在10-20万瓶,主要做团购市场。但这些标的都不是很好,汇源一直想出手,只是没有人接盘。

  总之,汇源果汁有过无数的高光时刻,但造成如今的局面,也不是没有原因。

  曾经辉煌的汇源

  1985年,朱新礼33岁,是山东省沂源县东里镇东村党支部副书记兼村委会主任,获得过“山东农业劳动模范”称号,是村里出了名的“万元户”。

  80年代后期,“想致富,种果树”一度成为沂蒙山区的开发之路。但是,由于交通和股票配资 等沟通条件的滞后,果树丰产不丰“收”,果农有果卖不出,成吨的果子就这样直接腐烂,见者流泪,闻者心痛。

三一重工  1992年的春天,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商品经济的大潮,朱新礼很心动。交通的道路一年半载才可以建成,但是产品加工的工厂可就简单多了。

三一重工  说干就干,朱新礼立刻辞去公职,创办了山东淄博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,购来大量水果为原料的他决心为广大果农闯出一条致富之路。

  回忆起创业初期的艰辛,朱新礼表示:“工人吃饭的钱都没有,去银行贷款更是困难,因为人家看不起你,不信任你。我们就用补偿贸易的方法,买外国人的设备,加工产品卖给外国人,去挣外国人的钱。”

三一重工  在同类竞品稀少的情况下,汇源果汁一炮走红,1998年开始全国范围内的迅速扩张,最终在2007年的香港上市成功。

  2008年9月3日,全球最大的饮料巨头企业可口可乐向朱新礼抛来橄榄枝,表示“将以总价179.2亿港元收购汇源果汁全部已发行股本以及未行使可换股债券;注销汇源全部未行使购股权,提出自愿条件现金收购建议。”

  这成为可口可乐当时在中国、乃至其发展史上除美国之外最大的一笔收购交易。

2页 [1] [2] 下一页 

搜索更多: 汇源果汁